都開始懷疑生日賀文的意思了(遠目),忘了說這是子跡子塚文(跪)


自從前幾天吵架後,跡部連續好幾天都沒來找手塚。如果是以前,通常第二天跡部不是會走過來道歉,要不然就是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跑來找手塚玩。

「我想小景可能是在忙著考試呢,相信明天他又會像平常一樣走過來了。」不二看到手塚悶悶不樂的樣子,想讓手塚轉換一下心情。
「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網球俱樂部?那邊有不少和我們差不多年齡的人,可以和他們練習和比賽呢。」
手塚點點頭,不二於是帶他來到網球俱樂部,他們在附近看到了跡部正和一個沒見過面的人一起有說有笑經過。
自從那天開始,手塚四周的溫度一直處於零度以下,手塚的同班同學和同屬網球部的成員沒有人敢接近他,也據說當時有人目睹那幾天明明是攝氏2x度差不多3x度高溫,卻有人穿著禦寒衣物。

「不二,你知道手塚發生什麼事嗎?」身為不二好友兼同屬網球部的菊丸英二,被眾人派為代表向(擬似)知情人士的不二打探消息。
「這個嘛…………」不二摸著下巴,「過幾天就會沒事了。」
眾人完全搞不懂他想表達的意思,只知道天才不愧為天才,一切就如他所說的一樣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幾天後,不二強逼手塚到俱樂部為即將參加這兒舉辦的兒童比賽的自己打氣。想不到在這兒竟然看到跡部,和上次看到的那個人在一起。

「國光怎麼會來這裡的?」跡部從遠處看到手塚就衝了過去抱著手塚。
「不要這樣抱著我。」不過手塚也沒有要甩開跡部的意思,而且不二感到身邊的氣溫開始升高。
「真巧呢不二君,想不到在比賽前會在這裡遇到。」和跡部在一起的人慢慢地走了過來,看起來和不二是認識的。
「請問你是?」
「觀月初,我們上星期才見過面的。」
不二似乎是很努力在回想,然後「啊,你就是上次在練習賽中6:0輸了給我的那個…………MIZU………水野君?」
「不二周助你……」觀月忍不住爆發出來,指著不二說:「不要以為這次你還會獲勝,這幾天有跡部君幫我做特訓,我是不會再輸給你的。」說完轉身就走。
看到這情況的手塚想追問不二他是不是有事隱瞞,卻發現不二已經不知在什麼時候不見了。
「國光,對不起,這幾天都被觀月找了去練習,忙到連想通知你的時間也沒有,對不起。」
看到跡部誠心道歉,手塚這幾天的悶氣也一起消除。後來從跡部口中得知,觀月家和跡部家本身是有商業來往的家族,兩人之間見過幾次面,最近觀月搬了過來附近居住,也加入了這邊的網球俱樂部,在上星期的練習賽中被不二打敗。觀月知道跡部的網球技術很好,就請他來幫自己做特訓,決心要在這次比賽打倒不二。

至於比賽的結果,觀月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打敗不二呢。


後記

我……………我想逃走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yuki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