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已經是10月了。」手塚打開記事簿,發現10月4日的欄位上寫了字,他不記得他曾經在10月的記事欄上寫過任何東西,而且那些字跡也跟自己的不一樣。

『俺樣の誕生日!』

「是景吾寫的吧。」手塚自己也不察覺當他看著那行字的時候,嘴角上揚了幾度。
「生日,還是該送禮物吧。」手塚陷入苦惱中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10月4日當天
「跡部,生‧日‧快‧樂。」忍足走到跡部的課室送上禮物。
「謝謝。」跡部接過禮物,然後交給正在後面搬運跡部禮物的傭人。
「跡部每年的禮物都很壯觀嘛!」能夠讓不屬於這間學校的人在課室內搬著禮物走來走去,大概也只有跡部景有這樣的能力了。
「哼!」每年都是這樣,一堆自己用不著的禮物,名牌香水、手袋、衣服,最新科技的產品………要不然就是那些親衛隊送來的,手作曲奇,頸巾之類的。每年都不知要花多少時間去處理這些物品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少爺歡迎回來,,禮物己經放在少爺的房間裡了。」
「我知道了。」
跡部回到房間,開始盤算怎麼處理這像山一樣高的禮物,突然他的視線落在一封毫不起眼的信上。傳統日式的信封,比起四周那些包裝華麗的禮物,看起來寒酸許多,跡部拿起了信封,上面寫上了跡部景吾收,還有九州的郵戳。
「果然是他寄來的。」跡部大笑起來,「這個人究竟是不是現代的年青人來的。」跡部拆開了信,很正統的日式信件書寫方法,只差在他是用原子筆來寫的。
景吾:

生日快樂,想了很久,也想不到應該送什麼給你,然後想起了句話,「禮物是在乎於心意的。」,所以送這個給你。

國光拜啟

跡部拿起信封看到裡面有一樣很小的東西,是用紙摺成的心。跡部笑的比剛才更大聲。
「國光每做一件都那麼令我意外呀。」跡部拿起了那個心放在嘴邊,「要是不好好回禮實在對不起國光的心意呀。」
to be continue on 7 OCT


part2

10月7日,手塚的生日,他還是像平常一樣一早起來練跑,不過今天他回來後看到桌上的手提電話有一堆新的短訊,都是青學的同學和網球部成員寄來的。
是跟手塚祝賀生日的短訊。
「生日快樂,部長。」
「手塚,生日快樂,在九州也要好好保重身體。」
「生日快樂,最近我研究了新的乾汁,今天打算給跑的最慢的人試喝,手塚要是你回來了要不要也試一試?」(手塚(冷汗):…………………)
「手塚生日快樂,你何時才會回來?我很掛念你呢(心)」(手塚(黑線):…………………)ß正打算傳短訊給大石要他罰不二跑圈
「其待本少爺給你的禮物吧,國光。」手塚面上的表情比剛才緩和了不少。

依然和往日一樣,手塚吃完早餐後來到醫院附近的網球場,不過跟平日不一樣,今天他看到一堆人圍在其中一個球場外邊。
「你看,那個人好厲害。」
「是初中生,還是高中生呢?」
聽到這裡,手塚有一種極不好的預感,他推開人群,看到一個人左右走動,喘著氣,忙於回球,另一人雖然背對著,但從其動作看來,他只是輕鬆地把對方打回來的球打過去。
看到那背影和那種充滿迫力的打法,手塚皺眉,手指揉著太陽穴,一直看到比賽結束為止。
「哼,這種水平還敢挑戰本少爺?再練多個十年廿載都不夠吧,哈哈哈哈哈。」跡部的自戀式笑聲響遍整個網球場。
手塚推開了網球場的門走進去,跡部一看到他,就跑了過去。
「怎樣?有沒有沈醉在本少爺的美技中,呀嗯?」跡部無視還逗留在網球場的圍觀者,親密地攬住手塚的腰。
「景吾,今天應該還要上課吧。」手塚甩開了跡部的手。
「請假了。」跡部滿不在乎地說。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「哼,本少爺大老遠從東京坐飛機過來找你,你就不能表現得高興一點?算了,今天一早就在這邊等你,連早餐都沒吃,我們去吃早餐。」
在附近只有醫院的飯堂和速食店,跡部在無何奈何的情況下只好到速食店。
「國光,我想到這個公園,還有這裡跟這裡。」跡部指著觀光書上的地方。
「你不要跟我說要我自己一個人去,我今天鐵定要你陪我四處參觀的了。」
最後,手塚只有被跡部拖著四處跑。

「今天過的真愉快。」跡部看了看手錶,「差不多要回去了,我已經一早買了今晚回東京的機票。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「怎麼,不捨得我回去?」手塚沒有回答,但是跡部卻看到他眼中的不捨。
「對了,我好像還沒有送禮物給你?」跡部走上前去,在手塚耳邊說話。
「你………」手塚面紅耳熱的對住在那邊大笑的跡部。
「國光生日快樂。」


『既然那天你把你的心都送給我了,所以我今天就把一整個人送給你,還有,我愛你。』

後記

總算完成了,純怨念小白式生日賀文,不過,生日就是要甜蜜的過嘛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yuki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